2019/08/11 上午12:00:00 欢迎访问。

微信
小程序
职业资格考试网

反腐风暴 I 惩治培训骗补的利剑何时能够落下?

2023-08-09 15:26:57 作者 : manager 浏览 : 评论

 

职业培训市场化本是一场良性的改革,但一些培训机构却以此为土壤,将“骗补”作为营生手段,实施严重的犯罪行为!如今,职业技能培训行业鱼龙混杂,乱象频出,除了表象上无良机构与企业的贪婪与无底线,腐败是否是帮凶甚至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2013年以来,国务院将减少和规范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作为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重要内容,以加快简政放权、突出市场导向、强化监管服务作为改革遵循的基本原则。2016年6月,由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取消不必要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是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推进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举措,也是为大中专毕业生就业创业和去产能中人员转岗创造便利条件。

 

圆霖法师绘《鸟白平燕远上》

 

“骗补”资金庞大,手段层出不穷

 

《国务院关于2022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揭露了培训评价机构骗取财政资金的违法行径,而所涉及的金额高达1.23亿元!22 省多家培训机构和用工企业搞虚假培训套取骗取专账资金,这些机构与企业手段多样,行为恶劣,其中:通过将退休人员、在校生等假学员纳入培训等套取 5219 万元;通过随意编造上课记录、使用外挂软件刷课等假内容骗取4720 万元;通过编造资料、以其他培训抵顶等假项目骗取2360万元。还通过租用师资、场地等假资质违规开展培训。有的鉴定评价机构滥发证书扰乱培训市场。23 个地区 334 家评价机构通过考试“放水”、篡改成绩等方式,滥发职业技能等级证书近 14 万本。

 业内人士坦言,能被查出的这些培训骗补犯罪行为只是冰山之一角。

 这些骗补的违法行为以及不正规的发证流程,让行业形象被笼罩在“骗子”“违规操作”“假证”“非法牟利”的阴影之下,行业的污名化让真正合法合规的职业技能鉴定与培训机构受到影响。

 

圆霖法师绘《竹外一枝斜正好》

 

“骗补”受害者众多,犯罪土壤肥沃

 

 根据职业技能培训补贴资金的相关政策,劳动者可自费参加各类培训,考试通过并获得相应资格证书后,就可以系统申请培训补贴指标,不过,除了劳动者本人提交申请之外,培训机构、行业组织、企业也均可代劳动者提交补贴申请,这也就给培训机构提供了骗补空间。知情人士介绍:“本应是劳动者自费学习、考证,但很多培训机构开始宣传‘免费培训、包过拿证’,拿到劳动者资料之后,自己去申请补贴。甚至还可能存在培训机构伪造资料获得职业资格证书,申请补贴的情况。”

 2015年3月,美东集团旗下凤岗东美丰田4S店就为了补齐售后资质,安排东莞鼎诚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给部分员工培训,承诺不收取报名费、培训费,到时候参加考试即可。在报名时,这些员工都被要求办理了新的银行卡,与居住证、身份证一起提交给公司,并经由公司转交给培训机构。但是直到临近考试,都没有任何培训,而在考试前,参加考试的人都收到一份答案,考试过程简单仓促,甚至替考现象也无人管理。在2016年2月底,这批员工获得了广东省职业技能鉴定中心鉴定、广东人社厅签发的职业技能证书。但是,2016年11月,广东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因“有机构及个人伪造资料参加职业技能鉴定获得资格证书”的情况,取消了2685名考生的资格证书,随后,这些考生收到了来自东莞市人力资源局于2016年12月20日寄出的“行政处理告知书”,要求退还3300元的补贴。按照每人3300元补贴计算,此次事件涉及骗补886万元。而因为害怕被起诉和影响征信,部分受害员工只能自己垫付这3000多元的补贴。

 培训机构能够犯罪,是钻了培训机构、行业组织、企业也均可代劳动者提交补贴申请的空子,同时,个人对政策的不清楚、不了解以及政府的监管不力都是重要原因。政策的宣传不到位,导致个人的补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利用,无法甄别培训机构与企业的布局行为,让人有可趁之机。答案泄露、随意替考等违规操作都避开了监管,在此情况下还能够顺利发放补贴,管理机制的漏洞之大值得反思与怀疑。在事发之后,相关部门没有应对措施与积极的追回补贴的举动,受害人甚至需要自掏腰包补上这三千多元的补贴费用,本该发放的补贴居然成为了培训人员的损失。如此看来,相关部门的不作为与乱作为,才是“骗补”行为的温床,是犯罪行为肆意滋生的肥沃土壤。

 圆霖法师绘《金焦胜览》

 

 

除了培训机构,还有谁在受益?

 

“没有履行好行业监管职能职责,未有效对培训时长、师资力量、教学质量等进行监管……”“在审批环节存在漏洞,对培训补贴申请资料审核把关不严……”2020年12月22日,在四川省大英县人社局召开的职业技能培训系列案件专题民主生活会上,该局班子成员亮短揭丑,直奔问题,并提出整改措施。利用政策套取他人补贴的无良企业与机构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就是基层干部与他人合作套补。由于老百姓对相关的补贴政策根本不知道,或者知道了也无法满足他们的标准,某些了解该政策的人就和相关管理人员串通,共同捞取补贴。而令人吃惊的是,此类现象并不少见。2015年至2020年,遂宁市安居区就业服务管理局副局长罗冬云,就利用职务便利,大肆收受、索取作为管理服务对象的职业培训学校工作人员财物共计35万余元。

 根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显示,在对大英县前期暗访、巡察的基础上,县纪委监委成立专项调查组,对全县职业技能培训领域开展全面摸排,排查了26家培训机构,涉及培训资金3000余万元。2020年4月,调查组以大英县民馨职业培训学校为突破口,锁定大英县就业局原局长唐坤杰串通亲属违规经商、骗取职业培训补助资金这一线索。由此可见,相关人员干部有的是利益链的其中一环,有的竟然就是藏在犯罪行为背后的幕后真凶!让亲属经营此类企业机构联合套取补贴受益,性质恶劣,而我们所能看见的只是冰山一角,腐败的深度难以想象,所被套取的金额之大更是无法估量。在财政赤字严重的情况下,惠民的政策与补贴竟成为一些干部的摇钱树,这是绝对值得声讨和唾骂的腐败行为。

 联想到一些新闻媒体先前肆意抹黑打压正常经营的江苏英才职业技能鉴定集团(JYPC全国职业资格考试认证中心),打压意味着竞争,那么背后是谁能够调动媒体进行恶性商战?腐败的枝蔓延伸之广,手段之多样,威胁着势力单薄的民营企业生存,严重损害着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

 

圆霖法师绘《三峡》

 

反观行业整体,市场化之下暗藏腐败空间

 

 推行职业技能等级制度,制定发布国家职业标准或评价规范,由相关社会组织或用人单位按标准依规范开展职业技能等级评价、颁发证书,这是技能人才培养与评价机制市场化的时代风向。可是反观职业技能鉴定行业,却存在着违背市场化初衷的矛盾。

 在河南省信阳市高新技术开发区,一家民办职业培训学校,却与当地劳动人力等部门相互勾结,采取弄虚作假的手段,套取国家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培训财政补贴。按照规定,信阳鹏程学校不论在哪个辖区办班,都要向当地人力部门申请接受监督检查。培训结束后,由人力部门将参训人员资料上报批准,由财政部门下发补贴。因此,没有人力部门的批准就无法开班,没有人力部门的监管认可就无法上报补贴,没有财政部门的审核发放就无法获取补贴。也就是说,没有相关部门的配合,信阳鹏程学校是无法套取国家培训补贴的。

 既然职业资格培训已经踏上市场化的进程,相应部门的批准和许可就在一定程度上显得多余和矛盾,反而给市场提供了腐败的空间,让其变成被有心之人利用的“骗补优势”。批准许可、监管和发放补贴的审核权力都在人社部门的手中,这一权力所带来的究竟是公正便利还是腐败利益呢?对于职业培训鉴定机构来说,权力的腐败才是“真牟利”。我们期待培训骗补的反腐风暴早日到来,还行业一个良性竞争环境!

 

圆霖法师绘《身在渊明记里》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推荐文章